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马会开奖结果 > 后舍男生 >

后舍男生:“我们走红是网络时代的必然”(组图)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后舍男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两年前,如果你没有看过后舍男生(韦炜和黄艺馨)在宿舍恶搞的“假唱”视频,就会被视为“老土”;今时今日,如果你还停留在看后舍男生宿舍里的“假唱”视频,那你一样过时了。走出校门的后舍男生,已将视频的背景扩张到了街头、飞机、卖场等公共场所,当年简单的“口形秀”视频也演变成了今日近乎“行为艺术”的哲理短片。签约太合麦田后,“后舍男生”更高举“无厘头喜剧”旗帜,大跨步进入影视圈,接连在几部卖座电影里嘻哈了一把,其主演的百集情景剧《青春进行时》也将于7月6日晚登陆东方卫视。

  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后舍男生这样为自己定位:“将来的主战场可能会在影视方面,但网络视频我们永远不会放弃。后舍男生只要存在一日,我们就会把视频做下去!”

  作品:网络视频《后舍男生MV系列》;单曲《哦咦哦咦啊》、《海盗船长》;电影《哈哈哈》、《十全九美》;电视剧《青春进行时》

  一个高大威猛,一个精悍帅气;一个形象,一个抽象;一个靠夸张的形体语言,一个靠微妙的神情传递。这个二人组合正符合中国相声搭配之原则———需一个高一个低,一个瘦一个胖,一个长脸一个圆脸,一个爱逗一个爱捧,这样才能未语就叫观众先笑。———媒体人:Joyanne

  他们真的是太酷了,能被他们模仿是我的荣幸。———英国“后街男孩”成员:尼克·卡特

  如果说套套口形就能成名,这肯定不能让大家服气,但人家偏能用自己的歌声出专辑;如果说光靠搞怪表情吸引眼球,我想他们也长久不了,但人家偏能在影视界里演得有模有样。或许,他们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俩是有两把刷子的。

  他们的第一部“假唱作品”《Aslongasuloveme》,在网络上掀起一股不小的波澜,至今下载看过这个模仿秀的人数过千万。他们的称呼,从“广美男生”、“两个男生”到“后宿舍男孩”,最后定格为“后舍男生”。接着,这两位广州美术学院的男生陆续将自娱自乐的翻唱视频放到网络上,其夸张的表情和颠覆性的角色扮演在国内开创了“口形秀”的先河,被许多年轻人模仿,连他们身后那个孜孜不倦攻打CS的“永恒人肉背景”也成了网友追捧的网络明星。

  韦炜:我跟艺馨是很好的朋友,又都喜欢“后街男孩”。能红真的是个意外,因为当时纯粹是想着自娱自乐,而且比我们会玩的人多了去了,只是我们走在前面,正好赶上机遇了。那个时候,我们是第一个把自创视频放上网的。如果别人提前一点,可能红的就是其他人了。所以,我们个人的走红是一个偶然;但宏观来看,像我们这样走红,也是网络时代的必然产物。

  韦炜:那也是我们的室友,叫肖静。当初我们也叫他一起来玩口形秀的,可是常常我们一回头,发现他又跑回去打机去了,久而久之就成了著名的“人肉背景”。

  黄艺馨:网络视频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也是我们自身最大的优势。后舍男生只要一日还在,我们就一日不会放弃网络视频这一块。不过,场景就不是当年的宿舍了,我们现在拍了很多部新片,有的在街头、有的在卖场,有的甚至在飞机上。

  黄艺馨:他们肯定觉得我们是两个疯子。有一次我们在大排档,为了影射甲型流感的背景,我和韦炜戴着口罩吃东西,把旁边的人都恶心坏了。

  无论是《哈哈哈》里的违法分子,还是《十全九美》里的小太监,后舍男生都亮出了他们独树一帜的“后舍式幽默”,因此成了“网络红人”转型成功的典范。而每出演一部戏,他们都会留下一首让人印象深刻的单曲。无论是《哦咦哦咦啊》还是《海盗船长》,当下的小青年大多都能跟着飞快的节拍哼唱两句:“粉红娘娘,哎呦哎哟,海盗船长,嘿咻嘿咻……”

  黄艺馨:我也想啊,但老是被打击。《青春进行时》里我是仅次于韦炜的第二大龄青年,但全剧组就认定我是最小的孩子,觉得我适合演可爱型或搞笑型的角色,一种是女性,一种是变态。天哪,我就不能演演偶像吗?现在我也是“奔三”的人了,内心也希望能“正”一点。(韦炜补充)有一点让我们很无奈,我们演越“正”的角色,人们就越想笑,这很打击人。

  韦炜:新单曲有两首,名字还没有定下来,但风格肯定不是以前那种恶搞型的了,加入了很多情感色彩。现在流行说“转型”,这两首应该算得上我们的“转型之作”吧。

  黄艺馨:还没呢,我希望自己来拍,那我肯定要加两个美女在里面,哈哈,这是情歌,光我跟韦炜两个男的在那矫情就太搞笑了(笑)。

  2002年,韦炜和黄艺馨考入广州美院的雕刻系,还很有缘分地被分配到了一间宿舍,从此,火星撞地球的生活便开始了。虽然在镜头前搞怪不止,但他们却委屈地说,其实两人在生活中很正常,还在学校里担任学生干部。

  韦炜:不会,其实我们本身是很“正”的,我在班上还当班长,平时干活儿很严肃,你可以说我们有“双重人格”。我们把视频放上网之后,很多同学跑过来说:“真没想到,原来你是这种人!”

  韦炜:那也不会。美院的学生可能个个都这样,比较崇尚自由,提倡一切有创意的东西。艺术学院嘛,整个氛围很开放自由,同学们个个都很搞。

  韦炜:哎呀,这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啊。不过我们不急,现在以事业为重,男的过了30岁结婚都没所谓。(黄艺馨补充)可以肯定的是,我们都是喜欢异性的,哈哈!

  算起来,2002级的后舍男生跟记者是同一年读的大学。依稀记得,那时吃完晚饭,同宿舍几个女生喜欢在网上一起追韩剧、追综艺节目,完了顺便一起追追后舍男生新发布的视频。当年的我怎么也想不到,几年后的今天,他们依然能如此顽强地坚守着。采访过程里,他们没有想象中的“娱乐圈暴发户”的任何特征,他们略带腼腆,他们意外于自己的走红,他们感叹自己的幸运。在一片小小的视频区内,记者看到他们从近乎丑角到喜剧演员的转变。

本文链接:http://amymabus.com/houshenansheng/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