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马会开奖结果 > 李茂山 >

《通俗歌曲》杂志发布“非官方”休刊公告:珍重再见!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李茂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月10日,微信公众号“通俗歌曲杂志”发表题为《珍重,再见!》文章,全文如下:

  2017年11月,《通俗歌曲 摇滚》杂志编辑部接到了主管单位河北省艺术研究所的口头通知,根据河北省“一问责、八清理”的工作要求,杂志社需注销企业性质,暂时休刊,编辑部全员解除劳动合同。尽管不同于停刊,但是在与主管人员的会议上,我们被告知以后就算复刊,也仅将作为艺术研究所的内部刊物,不会对外发行,也不会再做关于摇滚乐的内容。

  非常遗憾的是我们当时已经做好的2017年10月号和正在做的11月号都不得发行,在此向参与这两期杂志内容的作者与音乐人郑重致歉!

  已经订阅全年的读者,发行部将会与你们逐个联系进行退款事宜,在此也向各位读者大人致歉!

  由于目前正在进行杂志社的清产核资,杂志的官方淘宝店商品已经全部下架,请大家不要再到官方淘宝店进行购买。

  主管人员最初在会议上表示将由艺术研究所来斟酌编写杂志正式的休刊公告,希望我们暂时不要发声,但在这两个月里我们催促数次,却一直没能听到关于休刊公告的消息。

  所以这并不是一份官方的正式的公告,我们只是觉得有必要在这里向关心杂志的人们说一下杂志目前的状况。

  2016年末,《通俗歌曲》杂志迎来了创刊三十周年,这些年里,杂志没有亏损,也避开了敏感词,却依然不得不在2017年末,连一次正式地、好好地告别都没有,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

  尽管有太多遗憾,我们还是要向这些年来一直关心和支持《通俗歌曲》杂志的读者与音乐人们表示衷心的感谢,也祝愿中国摇滚乐可以拥有精彩、美好的未来!

  搬了很多次家扔了很多本书,只留下很多通俗歌曲,因为那是没有互联网时候的青春导师。

  唉,虽然很久没买了,但是始终无法忘记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前,杂志陪我度过的校园生活。希望各位老师一帆风顺

  曾几何时在通俗上看到自己乐队,感觉特别的自豪。如今虽然通俗要离开了,但也还是抹灭不了对中国摇滚乐所做的点点滴滴!!再见,朋友!

  想象过许多种国内摇滚纸媒谢幕的姿态——被网络浪潮的冲击而亏损停刊、涉及敏感信息被封停、经营不善休刊……这些原因都在意料之中,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可接受。可《通俗歌曲》创刊至今31年,并未亏损也避开了敏感词,却不得不仓促告别。

  跟很多赶上中国摇滚纸媒时代的人一样,这本杂志与我也有一段“情”。2005年到2008年,是我在边疆小城伊宁用着小灵通、一周只有周末可以在家混混论坛的苦闷高中时代。

  每个月从学校地下街小书店捧着带着油墨气味的《通俗歌曲》《爱摇》《非音乐》是我最幸福的时光,中午在空荡荡的教室小心翼翼取出杂志,把CD放入便携CD机,便得以从高考的压力中临时出逃。

  《通俗歌曲》让我认识了很多当时从主流媒体和网络中无从知晓的乐队,它让当时摇滚入门没几年的我有了“原来中国也有这么多不输于国外的优秀乐队”这样的印象。

  所以,看到《通俗歌曲》停刊的消息时,除了错愕,还有难以驱赶的难过堵在心口。

  大家很想知道,“那些最美好的芳华都给了杂志的记者编辑们,突然被解除劳动合同,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对此,《通俗歌曲》编辑部回复称,“编辑们都找了新工作,请放心”。

  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也希望大家不必对杂志的休刊过度解读。之前主管人员向我们解释过,此次清理工作并不是针对我们杂志和摇滚音乐,而是关于一项事业单位下不得自办企业的规定,注销的企业也不止我们一家。我们尊重政策,并衷心祝愿大家未来都可以听到更多更优秀的国产音乐!

  《通俗歌曲》(月刊)创刊于1987年,由河北省文化厅主管、河北省艺术研究所主办的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音乐类期刊。旨在提高群众音乐审美水平,指导通信音乐创作,繁荣音乐事业。

  《通俗歌曲》曾用名《通俗歌曲(摇滚)》。杂志辐射面涵盖北京、天津、广东、西安、哈尔滨、深圳、上海、重庆、成都、杭州等全国多个城市及地区。有媒体称其为“中国摇滚第一刊”。

  这本号称中国摇滚第一刊的杂志曾伴随我大半个青春期。但它最早并非做摇滚内容,而是从1999年才开始转型成摇滚乐内容期刊的。

  这些类似80年代挂历的封面图,就是最早一批通俗歌曲杂志的风格定位,完美纯朴怀旧风,还有热心读者与杂志互动讨论杨钰莹相关话题。

  在当时网络不发达的年代,歌谱并不容易得到,所以这成为了杂志非常重要的一项内容,甚至包括专门的吉他谱,这放到现在看也是业界良心呐!

  从99年开始,杂志改版,大小从之前的32开变成了16开本,而内容上则加多了与摇滚乐相关的版面。

  在这一时期,有部分《通俗歌曲》编辑为了追求更纯粹的摇滚乐离开了,并创办起了《我爱摇滚乐》。

  这对中国乃至世界摇滚都起着发扬光大的作用。而对那时众多懵懂青年来说,《爱摇》在他们心中可能是“性启蒙”的地位,是开启“边摇边滚”境界的一味。

  两者对摇滚乐发扬光大的作用是明显的,许多在当时刚组建起来的正式或玩票乐队,被挖掘出来,将还没起名的demo刻进赠送的CD里。“免费赠送”对中国人民的意义是深入骨髓的,有着不可撼动的理想化情节,因此,这一张随刊附赠的CD简直就是摇滚青年爱上这种有温度的乌托邦并爱上摇滚的起点。

  然而,《音乐天堂》2006停刊,《音像世界》2011年停刊,《Hit轻音乐》和《我爱摇滚乐》2013年停刊,《现代乐手》2014年停刊,《音乐时空WAVE》2015年停刊。停刊的还有《非音乐》、《口袋音乐》、《摩登天空》、《极端音乐》和昙花一现的《自由音乐》、《滚石中文版》……中国的摇滚纸媒时代在陪伴了中国摇滚的30多年后,正悄然退出时代的舞台。

  《通俗歌曲》的仓促谢幕,让那些因为报刊亭里偶遇某本摇滚杂志而投身摇滚世界的人难以接受。

  中国摇滚的纸媒时代悄然落幕,来不及告别。只能默默许愿关于独立音乐的优质内容能够在网络时代找到更好的发声方式。

本文链接:http://amymabus.com/limaoshan/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