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天机马会开奖结果 > 李茂山 >

由《通俗歌曲》倒掉想起《我爱摇滚乐》《音乐天堂》《非音乐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李茂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晚上乐评人刘浪兄约我写一个关于《通俗歌曲》杂志的小文,这才知道,《通俗歌曲》停刊了。停刊的原因不是因为亏损或是因为互联网市场的压力,而是因为什么什么改革。

  在许多报刊因为互联网自媒体兴起而大面积亏损的当下,《通俗歌曲》居然是盈利的,这倒是令人惊讶。但这本中国唯一的摇滚乐杂志又被停刊,也是令人惊讶。不过我等早已习以为常,这样的事,在中国发生,老不奇怪了。

  随着一个新的时代到来,我们获取音乐资讯的方式越来越多了,而我则更关注于音乐本身的东西,所以对音乐资讯反而不那么关心了。

  但是心里那份情结还在,所以每次收拾书房,会扔掉很多书,或是杂志,但是像《通俗歌曲》《音乐天堂》《我爱摇滚乐》《非音乐》《音像世界》……

  这些杂志一直安静地呆在那里。看见它们,我会想起当年的很多名字,很多乐评人,很多办摇滚乐杂志的热血青年:刘浪,小朱,彭洪武,邱大立,李皖,颜峻,郝舫,孙孟晋,王晓峰,张晓舟,杨波,大军,等等吧。

  这些朋友,有的曾经有过交集,有的至今也没见过,但是他们的名字,却一直在回忆的河流中起伏,和喜欢音乐的朋友在饭桌酒局中时常提起。

  那是一个光芒四射的时代,也是因为他们,我们才得以了解真正的音乐除了古典,还有可以呐喊直抒胸臆的摇滚乐,才知道自由的可贵,需要我们自己来释放自己。

  因为《通俗歌曲》杂志在石家庄,而有意思的是,《我爱摇滚乐》杂志也是在石家庄,主编是曾经为军人的小朱,所以一直以来就对石家庄有好感。如果去石家庄,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到这两个杂志社去拜访。不过现在这个愿望已经是永远的奢望了。对喜欢摇滚乐的我来说,曾经它们就是我心中的圣地。虽然在这两个杂志发表的文章极少,好像有一个是关于苏阳的专访,但发表之后的兴奋甚过于我在《诗刊》和《人民文学》上发表作品。

  记得那时,最期盼的事就是去街头的售报亭去买关于音乐类的杂志,最先是《音乐天堂》,再就是《音像世界》,《通俗歌曲》和《我爱摇滚乐》,还有彭洪武到广西办的《非音乐》杂志。《音乐天堂》后来推出了《朋克时代》和《盛世摇滚》,因为过于激进被停掉。再后来,《音乐天堂》的过于流行,也就不太关注了。

  说起来,一个泱泱大国,还真的没有几本音乐杂志。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杂志陆续停刊,到最后只剩一个《通俗歌曲》。而今,《通俗歌曲》也被关门大吉,能说是一种悲哀吗?或许悲哀,或许无奈吧。

  而对此,我是有些麻木的,有些事,既然已经远去,就不必再去悼念,怀念,在就在着,不在的,也不必再提起。总有新的东西,会来到。会开始,会结束,然后周而复始,循环不已。而唯有自由,是永恒的。

本文链接:http://amymabus.com/limaoshan/290.html